live直播下载

满场灰尘扑天,剧烈的可以让人耳朵震聋的爆破声过后,又变得极端安静!

花灵媞和林央两人才从避免自己摔下去的姿势里缓过来,又忙着去捂耳朵。刚才只来得及用灵气保护耳蜗,但不可能阻断声音,所以此时耳朵里剧烈的“嗡”仿佛贯穿大脑,让他俩不停张着嘴巴晃头。

等到好不容易恢复一些,他俩抬头朝爆炸源看去,心里的担心溢满脸上,可惜前方灰尘满天,哪怕是修士目力再好,在这样的环境里依旧不可能超越物理定例看清东西。

“怎么办,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威力如此强烈的爆炸,他们不会都死了吧。”林央焦急异常,扒着花灵媞就商量。

花灵媞拍了拍他扒住自己的胳膊安慰,“不急不急,再看看再看看。若是真不好了,咱们再下去。”

她心里也有些突突的,刚才爆炸的威力说说是比地球榴弹炮强,但实则比那还要厉害上好几倍,即便是他俩身上属于修士的护体灵气,也能被余波震得这样狼狈,要是凡人在这里,就这一下,五脏六腑基本都被震碎。可想而知身处爆炸中心的那些人还会有几个好的。

但她相信独孤南临,这位大师兄脾气霸道了些,实力却是扎扎实实的,又有和他不相上下的穿封极在那里,她觉得这爆炸的结果未必会很糟糕。

林央被花灵媞安抚了下来,就换成扒在树杆上往前看。好一会儿以后,遮天蔽日的灰尘才飘散开去,首先映入两人眼帘的,就是站着的穿封极。

只见他抓着那柄已经回到手中的荡魔杵,站的笔直笔直看向前方。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没有人影却鼓着一层流光溢彩的巨大泡泡,把爆炸点周围很大一片范围都给包了个严严实实。

“行了,人都没事。”花灵媞看到这层泡泡便放松下来,她不知道这泡泡是个啥,但具有丰富使用御灵符的经验让她判断,这肯定是一种相当高级的防御手段,才能有这种闪瞎别人氪金狗眼的色彩。

她话音落下,那泡泡便消散开去,里面果然站着十几人,正是独孤南临以及穿封极的追随者们。

民国风的美少女无意一瞥抓住你的心跳

此时他们脸上的神色又惊又懵,惊的是穿封极or我家少谷主这一招爆炸威力如此强大,懵的是穿封极or我家少谷主这一招爆炸威力居然如此强大!

这时候玄清宗的师兄们就想看着辟心谷的人问了,哎你们少谷主不是天天在你们面前浪嘛,怎么他的招数你们居然如此不了解,害得我们判断失误也跟着留在这里,差点没把自己的小命交待喽。

辟心谷的人就回了。我们少谷主这招功法那是他自创的,平时也没见他用过,这才导致战略判断失误,这也不能怪我们啊。你们自己搁那儿装,非要站着显能,和你们那些同门一起躲起来多好,这责任也能甩?!

玄清宗的师兄们就沉默了,心说谁能想到你们这群彪子这么马虎呀,连自家人的绝招都不清楚。那你们都这么胆大,我们当然也不能怂啦,众同门小辈儿都看着呢,总要有人撑场子不是。哎呀,亏了大师兄了,千钧一发之际拿出八阶的灵符替我们挡下爆炸,咱这条命那就是大师兄给的,可得好好感激一下大师兄。哎,大师兄人呢?

众人大难不死的站那儿机辩几个来回儿,最后才发觉最关键的人物没见着,这才停止争论开始四处寻人。

也就他们反应这样慢了,从满天的灰尘散去,穿封极和躲在远处的花灵媞便立刻就发觉少了一个人。

花灵媞把两只手卷成桶状搁在眼前充当望远镜朝那边所有爆炸的方向一一扫过;穿封极则方便一些,他拔脚离开原地冲入那边的树林上下腾飞寻着。

就连等待爆炸过后,从林子里躲避归来的苍凌峻见到穿封极的样子都跟着一起寻人。

最后发展到除了林央以及花灵媞,所有人都扑到树林里。

林央一开始思维没那么快,他也和独孤南临带来的师兄们一样还沉浸在烈火真金的威力当中,直到看到花灵媞特异的寻人姿势,才惊觉满场当中好像少了那么一个伟岸的身影。

可他同时也对花灵媞的动作好奇啊,心里对大师兄的失踪上心,到了嘴边问出的却是,“花儿啊,你这是什么动作?干什么用的?”

他寻思这个该不会是花灵媞自己发明的一种专门用来观察的功法吧,看上去挺有用似的,关键是动作新颖,还有气派,有些想学。但没想到,花灵媞张嘴就是一句。

“没什么用,抖个机灵罢了。”

晕。林央顿时佩服花灵媞,这你都能抖机灵,不过我才不信。

他也把自己的手卷成两个小桶按在眼睛前面朝前观望,可想而知肯定没有大作用。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就是觉得从这两个小洞洞里看出去吧,好像能将注意力集中在看到的两个圈子范围之中。随着脑袋的转动,两个小圈儿扫过一片地方,虽然范围不如打开的视线大,可其中的一丝一毫动静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嘿,这个家伙还说没什么用,分明就十分有用。也不知道她这脑袋是咋长的,总有那么些奇奇怪怪的方法,这动作他学去了,以后就用这方法观察。

于是,就在一棵大树枝上,有两个人宛如猫头鹰一般举着“生化望远镜”瞭望,而在前方,一群人寻来寻去始终没能找到独孤南临的身影。

“这……这……该不会是大师兄为了保护我们,真的就被炸死了吧!!!”独孤南临带来的师兄中有一人沉不住气,见找不到人便着急了起来,忍不住就把这话喊出了声。

所有人见识了剧烈的归仙灵气爆炸,心情都没有太过平复,然后又失去最重要的头头,精神更是紧张。本来压在心里还能没爆发出来还能挺一挺,现在有人说了出来,无疑等于放了第二颗炸弹,将压抑的环境炸了个粉碎,场面顿时便沸腾开来。